欢迎来到桂林一枝网

桂林一枝网

时尚头条 | 迪奥新品被指抄袭马面裙,强化文化自信才能被“标明出处”

时间:2023-02-08 01:17:30 出处:时尚阅读(143)

近年来,标明出处随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深入推进,时尚中国纺织非遗工作得到快速发展,头条纺织非遗产品也越来越得到消费市场的迪奥关注和喜爱。但与此同时,新品信传承和保护纺织非遗工作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抄袭挑战。近日,马面迪奥一条标价2.9万元的裙强中长半身裙,前后片交叠剪裁,化文化自与中国传统马面裙的标明出处版型相似,但其官方介绍称,时尚“采用标志性的头条Dior廓形”,随即引发网友议论,迪奥相关话题也冲上热搜榜。新品信

视觉相似难以判定抄袭

查看迪奥公司网站可以看到在涉事服饰的抄袭产品说明中称:这款半裙采用标志性的Dior廓形,是一款全新的优雅时尚的单品。但网友们似乎并不买账,因为所谓的Dior廓形确实与华服马面裙非常相似且有很多细节都很雷同。

众所周知,中国的服装有一个特点:从实用出发,兼具实用和美观。很多结构的起源都是有实际功能的,很少因为纯装饰做一个功能、或夸张离奇毫无用处的设计。马面裙就很典型。宋代以来,中国对于女性外形审美的一个要求是纤细修长婉约。外形纤细的马面裙就是很好的设计。前后4块重叠,形成了两个光面,这样比较方便起居坐卧的。坐下的时候,就坐在光面上,不至于产生太大的褶子,但是把褶子放到两边又方便行走。活动的时候打开,站定后裙摆收敛,骑马的时候不妨碍骑蹬,又不让里边的裤装显露出来,这样巧妙的设计结合了使用功能和美感美观。它整体呈固定结构——两片式、四裙门,四个裙门两两重合,侧面打褶,中间裙门重合而成的光面就是“马面”。而受争议的迪奥裙装,可以看到明显的两片式、褶裥设计。2021年10月出版的首本汉服通识书《汉服通论》中写道,马面裙曾是明代女性裙装中最基本的款式,它吸收了宋代“旋裙”的设计灵感,将布幅连缀的方式由“一片式”改为前后各有重合的两片,让穿着者行动起来更方便,裙前裙后的“光面”则适合展示精美的工艺。多个文博机构藏有别致的明清马面裙,比如山东博物馆的白色暗花纱绣花鸟纹裙、蓝色缠枝四季花织金妆花缎裙、葱绿地妆花纱蟒裙。由于明代汉服存世较多,商家们复刻了不少雍容华贵的裙款。汉客丝路推出的明制汉服仿孔府妆花织金璎珞蓝缎裙马面裙,原型就来自孔府旧藏,定价接近3000元。另一家以明制出名的明华堂,也推出了狮子戏球仙鹤含芝芙蓉暗地织金纱襕裙等十多个款式,价格在两三千元,目前工期已经排到10月之后。事实上,服装作为实用型为主的物品,很难以版权去保护,两款服装在视觉上的相似并不意味其能在现有法律框架内被判定为抄袭,这也是为什么时尚界有那么多的“搬运工”存在。虽然法律上迪奥不构成抄袭,但网友认为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其“文化”。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程伟雄表示,由于马面裙没有申请图形专利,也并非明显的主流时尚文化象征,如果品牌方或者拥有方没有申请知识产权保护,这种文化元素只能说是借鉴而不能界定为“抄袭”,一般而言,抄袭模仿指的是款式甚至面辅料都基本一致。也就是说,虽然马面裙毋庸置疑的是中国传统服饰,但因为不曾被申请相关权利,从现代法律的角度来讲是没有任何条例可以保护它的,外来文化借鉴无可避免。同样的,我们也可以去借鉴国外那些优秀的传统文化,为己所用。当然,也有不少网友们担忧,一旦迪奥就所谓“经典Dior廓形设计”申请了版权,我们以后再使用马面裙制式的服装是不是会被认定为侵权?“道德是道德,法律是法律。”山东海扬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国建全表示,如果迪奥真的去申请外观设计专利或者登记版权,只要符合授权条件,就可以申请到权利保护。“我们不能因为这种道德层面的谴责去阻止法律程序的正常进行。”假设迪奥真的拿到了专利,我们还是有可以通过相关举证来使之无效的可能。“已经取得专利权和商标权的知识产权,可以通过一定的程序给它无效掉,无效掉的这专利权或商标权,在法律上就视为事实不存在。”国建全提到。

建立文化自信

才能自己定义时尚并往外输出

对此,长期研究古代服饰复原,参与、组织多项服饰复原与博物馆展出策划,曾担任《国家宝藏》《清平乐》等节目和影视作品的服装指导陈诗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今,从普通大众到从业者,认为中国传统服饰元素是土的需要进行改良、认为西方的才是现代的才是洋气高级的观点根深蒂固。他认为,此前所谓的中国风,大多只是元素的使用,人们忘记了最根本的东西,不知道中国服装结构特征是什么。“美这个东西有什么绝对的标准呢?无非是话语权在谁手里,这个定义美的标准就在谁的手里。现在时尚的定义在这些大牌的手里,他说什么是美的就是美的。中国历史服装其实是一个巨大宝库,为什么我们自己不把它好好用起来呢?”实际上,汉服经过这十几年的发展,其实淘汰掉了一些款式,比如十几年前汉服活动刚刚兴起时大家都很喜欢的汉代曲裾裙。高足家具的起居习惯是在宋代后才形成的,汉代以前是席居的,室内都有席子,所以大家能够穿着拖地的长袍在室内移动。但现代大家坐在凳子上,还要挤地铁、坐车,曲裾裙是不可能的了,跨不上车,进地铁都要被门给夹住了。二十年前,大家对于中国传统元素服饰的认知是非常少的。今天绝大多数人都知道的传统服饰款式当时可能都不知道,也是通过这十几年一点一点的挖掘,一点点的重现,一点点的讨论,包括一些争议,甚至包括淘汰掉一些品种,大家渐渐形成一些共识。汉服从有人关注到现在也就是十几年时间而已,进入主流视野也没有几年,从人才培养来说,一个本科都要四年。而现在无论是服装行业还是服装院校,在版型教学上在制作上完全是西方体系,甚至是完全不教中国版型。中国的绝大多数设计师做不了传统服饰复原的,因为复原所需要的专业度积累非常高的,可能学界都还没有做到这个地步,更不用说设计师的转换。但只要设计师愿意了解,观念转变,再加上一些时间的积淀,好的美学和设计教育,未来是可以做到的。因此陈诗宇呼吁,要对我们的传统服饰文化有自信力和感知力。“只有建立了文化自信,可以自己定义时尚往外输出,才不会像今天这样被随便拿走。”他认为话语权的建立要通过以下几个步骤实现:首先要对本国文化进行全盘梳理,更加直观全面的了解历史上是怎么做的,有什么样的源流,是怎么演变的。第二是解读。让大家知道、感受到其中蕴藏的美感、逻辑和哲学。这就需要大量的学者、爱好者、包括影视剧等大众传媒进行传播。第三就是有了这些好的基础,有了基本认知度,包括国力提升了,也建立起一定的文化自信,我们就可以自己定义中国人的时尚,然后再往外输出,而不是像今天这样被他们随手拿走。部分信息来源:半熟财经、新闻晨报

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帮助!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

友情链接: